深圳市前海金融创新促进会

首页 >> 资讯 >>学术研讨 >> 莫里斯:创新与激励机制
详细内容

莫里斯:创新与激励机制

时间:2016-12-09     

很多国家都希望能够在创新方面成为全世界范围内的领导者,这里面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创新本身是非常令人激动的,但是也有很多经济学家认为,创新的速度和经济发展的所需之间需要匹配。

有很多经济学家都在研究一个观点,就是在现代经济学中,仅仅通过资本积累这个单一的因素,很难解释为什么经济发展是以这样的速度和广度来进行的,应该有其他的因素在起作用,包括创新,新技术,做业务和商业运行的新方法等。因此,过去所采取的这种研究和思维的模式,今天已经不再适用,我们需要对理论基础进行扩展,要把创新纳入进来。
 
什么是创新

在埃德蒙•费尔普斯的《大繁荣》一书中,他提到了创新各个不同的阶段和不同的形式,其中有一种就叫做“草根创新”。他认为,创新是由草根基层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推出来的,同时也是由经济学界的人士以及在整个经济体中工作的人们共同促成的。

费尔普斯所提出的创新观念,更加关注于创新活动对经济的推动作用。很多经济学家也对产业的发展进行了更加深入的研究。这并不仅仅是指我们在做一些过去所没有做过的事情,而是有很多其他的一些要素,构成了创新的定义。创新不光是指前所未有的东西,还需要用创造力、想象力来实现。

比如说,如果我们要建一条新的道路把两个城市连起来,这有可能会促进经济的发展,可能对于经济的繁荣会起到非常巨大的推动作用。这样的话就不仅仅是一个资本的积累,而是一件之前没有做过的又能够促进经济发展的事情。是它并不是创新,因为在费尔普斯的定义之中,他还强调了其他的要素。创新需要的不仅仅是想象力,还有数学家所关注的解决问题的能力。比如说在研发新药的过程中,制药公司他们也在尝试各种不同的可能性,这些也是一种创新。但是他需要审慎地检查,去看中间的哪一种可能性最终会带来我们想要的疗效。

创新的形式多样。有一些创新,它需要有发明的成果,比如电动汽车,他需要有相应的电池和电机。还有一些是不需要发明成果的,比如说你要建造一座新的大楼。当然,还有一些创意上的创新,比如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就是一种不需要发明的创新。

创新的过程各异。有一些创新需要经过很长的发展历程,比如说像原子弹。但创新并不一定都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比如画画,它也可以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完成。毕加索的绘画可能在几个小时之内就完成了,虽然创造的过程没有那么长,但究其本身也是一种创新,也有经济上的价值。

所以,我们对创新的定义、形式和发展阶段要有一个清晰的认识,这会对我们支持创新的政策产生重要的影响。
 
激励创新的不同方式

各种不同类型的创新会对经济发展产生重要的意义。创新需要有新的想法,也有可能是比较宏大的想法。有些时候这些新想法在最开始可能只是一些灵感,也许并不是非常清楚地知道要怎么样去达成,这时我们需要花一些时间去观察与等待这个创新是否真的能够具体化。

费尔普斯在他的书中也讲到了各种不同的文化对创新和发展的影响。有人认为,在一个比较富裕的国家,创新不太会受到积极的鼓励。但也有人反对这种看法,因为在意大利的富裕阶层中,就有很多的力量在支持绘画这种创新的发展。在不同的国家,什么样的创新能够得到社会文化的支持与鼓励,都是各不相同的。
一些过去存在的问题,已经有了现成的解决方式,当有人发现了解决同一问题的新的方法时,我们是不是要给予他鼓励?举个例子,制药公司创制新药,可能研制出来的新药品所治愈的是过去已能够被其他药物治愈的疾病。我认为,我们仍然需要去鼓励这种创新,因为它会带来新的发展。

我们再来看一下各种不同的激励创新的方式。最先想到的创新激励方式是经济报酬,比如专利费、版权费等等。这些报酬大多是由政府或公众来支付的。在一些创业孵化机构,他们可以给更多年轻人的创新带来支持。比如说,为这些年轻人的创业公司提供价格低廉的办公室等等。我们也可以通过奖金的方式来支持创新。这也是一种特定地去促进创新的办法。对于我来说,也许从促进创新的角度来讲,它不是最好的一种方法,但是它也确实起到了一些作用。

之前在英国有一个传统,就是通过颁发荣誉来鼓励和促进创新,比如由政府颁发荣誉称号、奖项等等。一个荣誉称号本身在经济上不会有太多的成本,但是它却能够带来精神上的动力,能够去促进人们去创新。有一些奖项之所以受到人们的欢迎,也不仅仅是因为相应的奖金,而是更多地因为它所带来的荣誉感。此外,一些鼓励性的语言,比如说政府官员能够给予一个创新者比较积极地评价,希望他能够继续下去,这种也是激励创新的一种非常好的方法。

上述的这些基本上是最常用的方法,我认为,其中采用经济上的激励是更加有效的一种方法。因为它不会影响到人们在创新过程中所创造出来的价值的估值。如果你的创新是有价值的,自然会有人为其付费,所以这是一个更加有效的、直接的一种方法。如果你想要获得这个创新应有的价值,那就需要从价值最大化的角度去思考,同时你也需要去思考这一创新将来在市场上的前途。
 
创新的复制与专利问题

市场会给予创新者回报,这个回报基于他能在多大的程度上能够为人们创造价值。但事实上并非完全如此。因为有时,这一创新的价值本身可能没有办法扩大到更多的人群,因为它仅仅是创新者为自己能够更加便利地去完成某项任务来进行的。

也有些创新并未能获得它应有的回报,创新者并没有在该项创新应用到生产之中的时候获得生产者所给予的一个应有的报酬。这可能是因为创新本身最终没有带来正向的效应。比如说,摩托车的发明就并未受到大多数人的欢迎,很多人认为它的出现带来了负面的效应,因为它制造了很大的噪音,给人们带来困扰。其实,有些人对于飞机也有同样的评价。
是否对一个创新进行激励,常常会关系到这个创新所带来的产品能不能够被应用这样的问题。比如说火星探索,如果让市场上的人们来付费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大家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能够实现,所以我们只能够通过用其他的方式来资助和激励这种创新。

还有通过补贴来激励受益者的,这可能带来另外的一些问题。我们不能通过奖励来衡量一些创新或者发明的好处。如果整个知识产权的保护没有完全到位的话,可能有一些人会理所当然地、快速地去模仿和仿制。如此一来,最初的发明人就没法从中获得好处,因为市场上很快有更多人能够做出仿制品,而且仿制品可能要比发明人的出品质量更好。

此外,对于穷人而言,如果一些每日必需品比如食品和衣服都有了专利,这将使得很多东西变得很昂贵,甚至包括一些药物,比如在非洲的艾滋病疫苗等。现在整个专利的系统本身可能是过度的,穷人们负担不起代价高昂的专利药,而这些专利药偏偏是能够解决整个人类生活当中一些重大的疾病。
 
创新的不确定性

和其他的投资一样,创新会有一些不确定性的结果。创新本身的定义就代表着你并不知道或者没有办法完全知道其结果是什么。比如说,新药与疗法的研发,人们觉得这样的一种治疗应该能够取得很好的一种结果,但是他并不能肯定某种治疗是百分之百安全的。所以,在创新背后其实存在非常大的风险。

大部分的企业家其实还是比较具有避险精神的。风险资产的平均回报要比其他资产的平均回报要来得更高,而且高了不少。如果你持有风险资产,那么相对地就要做好承担损失的准备。否则的话,人们宁愿选择规避风险,以获得一个平均的资产回报。

大部分创新需要长期的开发时间,早期开发的投入非常高,并且很有可能在未来的几年 或更长的一段时间里,甚至没有很好的回报。这种不确定性对于一些企业家来说存在巨大的风险,投资这样的项目有点像赌博。对于创新者而言,也许只有创新本身取得足够的成功,才有机会真的能够为他早期投入的精力、资本获得足够的回报。

包括银行、政府、公共机构在内都会为创新提供的不同补贴激励,他们也愿意让不同企业进行贷款,即使他们不够成功,因为那些成功企业的好处足够补偿这些不够成功的企业的贷款。VC风投也会为创新提供一部分的资本融资。对于风险资本,我们也关注道德风险行为,包括银行道德风险这样的话题。

另外需要强调的重要一点是,除非能够获得一个合适的正确的激励政策,否则整个借方也很难把整个相关的事业做得很好。这可能也意味着要支付的是利润中的一部分,而不只是基于一个固定的利息来的,因为后者对于这样一些充满风险的定位并没有带来如此正面的一些影响。

与此同时,在应对道德风险时,对借方及其相关借款来说,信息的传递和评估也是非常重要。我们在大学也会去思考申请研究资助,包括通过相关的同行评审评议来获得相关的资金。参考之前我们所经历的一些金融危机,相关评估显得尤为重要。当然,这也会对创新的可能性产生一些影响或者是限制,但也还是必要的。

1677303290883481.jpg

詹姆斯·莫里斯,激励理论的奠基者,在信息经济学理论领域做出了重大贡献,199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1957年在爱丁堡大学获得数学硕士学位,1963年取得英国剑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此后曾任教剑桥大学,也曾到MIT任客座教授。1969年,年仅33岁就被正式聘为牛津大学的教授,从1969年起到1995年一直从教于牛津,任该校埃奇沃思讲座经济学教授,Nuffield 学院院士,他还曾担任过国际计量经济学会会长、英国皇家经济学会会长等职,是英国科学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现为香港中文大学博文讲座教授兼晨兴书院院长。

seo seo